吕寿琨与香港新水墨实验

吕寿琨与香港新水墨实验

“自我有乾坤——吕寿琨与早期水墨运动”展现场

2018年3月16日,由中国美术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联合主办的“自我有乾坤——吕寿琨与早期水墨运动”展在中国美术馆5层展厅开幕。展览共占据美术馆5层19、20、21三个展厅空间,展出被誉为香港“新水墨运动”先驱者的吕寿琨水墨画作共计51件,多创作于上世纪40年代末至70年代初,贯穿艺术家毕生艺术发展的主要脉络,也从侧面反映了上世纪50年代-70年代香港新水墨实验和现代水墨艺术的发展。

吕寿琨与香港新水墨实验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馆长姚进庄介绍吕寿琨的艺术

吕寿琨活跃于上世纪50至70年代的香港,其毕生在水墨领域的探索为香港新水墨运动拉开序幕,并对80年代中国内地水墨画的发展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吕寿琨与香港新水墨实验

临吴镇《渔父图》,吕寿琨,中国画,1967年

吕寿琨(199-1975):香港“新水墨运动”的先驱者

中国近百年绘画的发展,传统、创新、变革是贯穿始终的关键词。以水墨画为主流,“中国画的现代化”是几代艺术家和理论家争论的主题。20世纪初,“岭南画派” 在广东诞生,以高剑父为代表的一批艺术家率先提出建立现代国画,而作为广东的近邻,身处东西方文化交汇和碰撞最前沿、最核心地带的香港,杂糅的文化语境促发了吕寿琨等一代艺术家毕生的艺术追求——如何让中国画在保持传统价值观的同时与全球化的创作方法论以及香港本土的文化血脉相互融合并在殖民地感觉明显的香港塑造和确立自己的文化身份? 他以扎实的中国画传统素养为基础依托,试图将笔墨作为媒介从纯粹的艺术观念中剥离,以语言的张力展现多元文化语境下相互交织的艺术样态。

吕寿琨出生于1919年的广州,1948年迁居香港,被誉为香港“现代水墨运动”的先驱。吕寿琨的艺术教育,启蒙于其父亲早年在广州开设的鸿雪斋书画店。在日常的耳濡目染和多位前辈艺术家如黄般若、赵浩公等的影响下,打下良好的中国画绘画技法的基础。但其真正进入中国画绘画和创作的道路,主要得益于临摹自宋以来的中国古代大师经典力作,如此次展览中展出的吕寿琨临摹吴镇的《渔父图》和倪瓒的《春风江亭》等。

吕寿琨与香港新水墨实验

临倪云林《春风江亭》,吕寿琨,中国画,1967年

吕寿琨与香港新水墨实验

花卉示范,吕寿琨,中国画,1968年

吕寿琨进入现代艺术的领路者:印象派与透纳

不同于中国内地,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艺术家们有机会接触西方各类艺术理论和潮流。在此期间,吕寿琨大量阅读和研究中西方绘画理论,就西方艺术而言,印象派和英国画家透纳对吕寿琨的早期实验水墨创作具有重要的启发和影响。他在印象派和透纳的作品中发现了改良中国画所需要的新的形、色与空间,并对透纳作品中光和大气造成的诗意画面非常感兴趣。展览序厅的一面墙上,挂着吕寿琨以中国画材料和技法临摹的透纳代表作《暴风雪——汽船驶离港口》。他在透纳的作品中感受到其作品与中国画内在意境的某种关联,并认为,谢赫“六法”对任何时代的中国画艺术家来说都适用,而透纳是与中国“气韵生动”理念最为接近的西方艺术家。

吕寿琨与香港新水墨实验

英国画家透纳代表作《暴风雪——汽船驶离港口》

吕寿琨与香港新水墨实验

吕寿琨以中国画材料技法入画的《暴风雪——汽船驶离港口》

写生香港,传统中解构抽象与表现元素

最新新闻
热点新闻
新闻图片
  • yg电子游艺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1068389号